行业新闻 政策解读 最新动态 相关信息 通知公告
相关信息
揭秘通航大会之三---走进通航飞行员 返 回

飞行员,是最接近蓝天的人,是名副其实的“天之骄子”。他们常年与飞机为伴,寻常人可望不可即的钢铁巨鹰在他们手中驯服乖巧,让他们从心所欲,驰骋苍穹。与空军和民航飞行员不同,通用航空领域的飞行员似乎更加贴近生活,却又格外神秘莫测。通用航空究竟是一个怎样的领域,通航飞行员又有哪些与众不同之处?他们飒爽英姿的背后有怎样的故事,他们对通航产业又有着怎样的理解?

一、新高度——翟航和她的直升机

河南省沁阳市神农山景区,轰隆隆的飞机引擎声引得游人不住抬头寻找。一架写有“中飞通航”字样的蓝白相间的直升机在空中盘旋,原来,是中飞公司直升机项目组正在执行神农山景区空中游览任务。2015年,中飞公司创新经营模式,利用公司直升机资源,成立了直升机项目组,并开展飞行体验及飞行旅游活动,取得了良好的成绩;8月以来,中飞公司分别与河南省、甘肃省的若干家旅游公司进行合作,在河南沁阳神农山景区、甘肃张掖丹霞地貌景区开展了空中旅游和飞行体验活动。

时值国庆黄金周,前来观光游览的旅客络绎不绝。结束了上午最后一个架次的飞行后,项目组人员引导游客走出景区,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。飞行员按照流程关车(即关闭飞机发动机),整理好座舱,走下飞机。本次飞行的执飞机长名叫翟航,还只是一名80后的大姑娘。一整个上午的飞行让她略显疲态,她揉揉那佩有“四道杠”的肩膀,走向了休息区。

翟航,1984年生于中国航空城——西安阎良的一个飞行世家。她的爸爸是中国飞行试验研究院的一名飞行员,她一出生,爸爸便为她取了一个字的名字——“航”。从此,翟航与飞行结下了不解之缘。长大后的翟航,沿着父辈的足迹走上了飞行之路:广汉飞行学员的二道杠,毕业后的三道杠,在中飞公司磨练出的四道杠,一路走来,她也和父亲一样,成为了中国的天之骄子。在直升机狭小的机舱里,她多少年如一日坚持训练,反复练习各个飞行动作。

翟航执飞的罗宾逊R44II直升机,是小型直升机中的明星产品。与常见的固定翼飞机不同,直升机有先天的优势。它们对机场要求低,甚至只需要楼顶起降点就可以完成起落;它们灵活,能够完成悬停、旋转等多种动作。本届通航大会,参展直升机数量有明显增加,这意味着直升机的兴起是通航产业发展的趋势之一,它们将在航空旅游、应急救援、短途运输等诸多领域一显神通。目前中国通航产业尚处于发展初期,诸多市场空白预示着直升机将“广阔天地,大有作为”。

短暂的休息之后,任务继续。翟航再一次钻进机舱,检查,报话,开车,起飞。高速旋转的螺旋桨带着机身飞离地面,升上蓝天,这就是通航产业的新高度。


二、新变局——崔传营和他的运动飞机

中飞公司下属的中飞航空俱乐部,运营着三架美国赛斯纳(Cessna)公司生产的172R型运动飞机。多年以来,它一直是国内飞行体验及私人飞行驾照培训用机的不二之选。在本届通航大会上,这一明星飞机也将亮相飞行表演,而公司资深机长、飞行教员崔传营,也在进行紧张地准备。

崔传营,1975年10月出生于河南,1995年加入中国空军,成为一名空军飞行员。行伍期间,他多次获得优秀军官称号,曾荣立三等功,少校军衔。2010年7月,他从部队退伍,加入中航工业试飞中心中飞通用航空公司。换下蓝色军装的他,穿上了白色的民航飞行服,肩章上的四道杠格外显眼。凭借精湛的技术和丰富的经验,他受命担任中飞航空俱乐部Cessna172飞机机长、飞行教员。在这里,他被亲切地称为“崔教”。他带着客户开展飞行体验,带着学员学习飞行技巧,五年来,他使中飞航空俱乐部拥有了一批批热衷飞行的回头客,更为通用航空产业输送了无数优秀的飞行人才。

离开军队,迈进通航,又身兼机长和教员两重身份,崔传营时刻在定位自己,也在重新理解着通航。他说,开飞机和开汽车,在某种程度上是非常相似、可以类比的。传统的飞行员是技术工种,好比几十年前的卡车司机,只要完成好自己的任务,做到飞得稳、落得准、对各种突发事件能够冷静正确应对,保证飞行安全就可以了。而在当前飞行正逐渐有高端向大众发展、飞行体验等活动逐渐被大众接受并参与进来的新形势下,飞行员,尤其是直面客户的飞行员,更多地像近年颇热的“专车”司机。他们不仅要有过硬的飞行技术,还要具备相当强的服务意识,要理解客户的需求,使客户满意。

在崔传营看来,历届通航大会不仅是飞行器的展览和业内外人员的交流,更是通航产业发展成果的缩影,和未来发展方向的风向标。他说,过去的通用航空,更多地服务于“国计”,中飞公司在过去二十余年的主要业绩也充分说明了这一点。成立之初到现在,中飞公司完成了青藏铁路选线航摄、三峡工程及葛洲坝水利枢纽选址航摄、汶川及玉树地震灾区航摄等系列工程,涵盖了全国国土面积的70%以上。而近年来,随着国家低空政策的逐步开放、人民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,通用航空将更多地服务“民生”,也更加契合“通用”二字。而中飞公司依托中飞航空俱乐部开展的飞行体验项目,是这一产业趋势最直接的展示窗口。

面对即将到来的通航大会,崔传营正在积极备战。他说,这次展出不仅是飞机和飞行员技术的展出,也是中飞公司技术能力和服务能力的展出,更是新形势下中飞公司全新经营理念的展出。一切为了客户,一切围绕客户,中飞公司有能力为客户提供最舒适、最刺激、最满意的服务。


三、新速度——云凯和他的喷气式公务机

日前,中飞公司旗下一架Cessna奖状560XL飞机完成发动机大修工作,恢复运行。此前,这架飞机与国际SOS组织合作开展着国际医疗转运业务,业务范围覆盖国内多个省市及日本、韩国、蒙古、哈萨克斯坦、香港等多个国家和地区,为50余位危急患者提供了医疗转运服务。这架飞机的驾驶员,是一位年轻却神态老成的飞行员——云凯。

通航大会召开在即,云凯正和他的几名同事一起,利用任务间歇在蒲城内府机场进行专项训练。云凯是蒙古人,他的名字隐隐透着一种不同的感觉。来自草原的云凯选择了飞行,草原不止有骏马,还有雄鹰。医疗转运任务有着其与生俱来的特殊性。病人疾病突发,导致飞行不可能有按部就班的计划,故而所有机组成员都处于枕戈待旦,24小时待命状态。长年累月出差、昼夜颠倒、随时待命、随时出发,这样的生活已经成了云凯和他同事们的常态,任务是他们生活节奏唯一的指挥棒。

喷气式公务机所具有的高空高速、高舒适性、专属性,受到全球范围内以政界、商界要人为代表的高端人群的热情追捧,或已成为地位的象征。它代表着通航产业的另一个领域——高速度、高品质、高追求。此外,高空高速喷气式飞机的独特性能,还能够为科学实验、航摄航测等国家重大项目保驾护航。中国试飞院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的“机载多波段多极化干涉SAR测图系统”,便是以美国赛斯纳(Cessna)公司生产的奖状550喷气式公务机为载体试验成功的。

作为一名公务机飞行员,云凯认识到了喷气式公务机所代表的通航产业新速度。高端用户、品牌效应,对一家公务机运营商而言至关重要;迅捷的速度带来时间层面地缘距离的缩短,对未来经济发展、政治变革、民生改善都具有十分深远的意义。通过公务机,“1小时经济圈”可以向外扩张数倍;通过医疗转运,一处优势医疗资源可以覆盖方圆数百甚至上千公里;通过遍布区县甚至乡镇的通航机场,行政管理将会出现难以想象的新变化。通航产业,便是这一愿景的承载者;通航飞行员,便是这一未来的直接缔造者。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。云凯和他的公务机,将飞出通航产业的新速度。


20余架各型飞机,40余名飞行员,20名机长,数名飞行教员,这便是中飞公司的飞行队伍。他们的生活没有空军飞行员那样波澜壮阔、惊险刺激,让人退伍之后不悔此生;他们的生活没有民航飞行员那样安闲舒适,按部就班准时准点。他们是技术人员,也是服务人员,他们面向市场,面向人民,在平凡的岗位上服务国计民生。他么是那么的不寻常:手中的操纵杆动辄与奥运、三峡、青藏铁路等“高大上”德字眼紧密相连;他们又是那么的普普通通,也抱怨天气,也爱三五成群吃路边烤串,也盼望着老婆孩子热炕头。他们是父母、是儿女、是朋友、是伴侣,唯一不同的是:他们实现了我们的飞行梦,也在为我们实现着飞行梦。